千拾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【瓶邪】亲亲你的睫毛(校园AU,小甜饼)

*考古系瓶×建筑系邪
*纯情的校园AU
*已经在一起了
*很ooc…

滴滴答答的雨水像欢乐的小精灵,噼里啪啦地在操场地上跳着舞。它们跳得过分活跃啦,把张起灵的鞋面都给打湿了。

张起灵正打着把透明的大伞,往吴邪的教学楼走去。

考古系的课向来比建筑系的早半小时结束,于是张起灵每天都会来接吴邪。然后一起去吃午饭。

才刚走到教学楼下,张起灵就看到吴邪一蹦一跳地向楼下跑,头上的一撮呆毛也随着左右晃动。

他注意到吴邪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衬衫,领口包裹着修长白皙的脖脊,能隐约看清布料下纤瘦的躯体,一种青涩的少年感扑面而来。
“小哥中午好!今天我们去哪儿吃午饭?”

“你挑。”

张起灵一边打开伞一边回答吴邪。

“今天下雨了,就去饭堂吃吧。走太远也麻烦。”吴邪也迅速钻进伞下。

“走吧。”张起灵顺手揉了把吴邪的头发。
一路上吴邪都在念叨今天的课程。今天的课很难、作业也很多、胖子上课还开小差,害得自己课上任务没做完…

校园里的树叶早已被秋风吹黄了,秋雨一来,便淅淅沙沙地往地上掉。干枯的黄叶被湿漉漉的雨水黏在了操场上,像片片金箔,熠熠发光。

一阵凉风携挟着冰冷的雨丝呼啸而过,点点的水珠落到皮肤上,有些寒意。

“这天气越来越凉了,小哥你明天多穿点衣服,不然感冒就糟糕了。”吴邪从书包里拿出件外套来,示意让张起灵穿上。

张起灵把外套接过后披在了吴邪身上。

“你穿,我不冷。”

“…什么嘛。还不愿意了…”吴邪不高兴地嘟嚷,但还是乖乖穿上了衣服。

雨越下越大,风到处乱钻,带着凄柔的雨水,又迎面向他们奔来。

张起灵留意到吴邪的左眼睫毛上挂了一滴水珠。这滴水珠应该是刚吹上去的,晶莹剔透又易碎。

吴邪长长的眼睫毛整齐而密集,一眨一眨地像幽静飞舞的蝴蝶,投下月亮般和谧的阴影。水珠就轻飘飘地躺在睫毛端上,似坠落水中的星星。

眼睫毛把张起灵的心挠得痒痒的。

实在是太好看了,他想。

是秋天的悸动。

“吴邪,闭眼。”

“啊?”吴邪听话地停下,闭上了眼睛。

“别动。”

张起灵凑过身去,在吴邪的眼睛上轻轻地落下一吻。又去亲吴邪的眼睫毛。像只采粉的蝶,在花瓣上小心地探索。

吴邪屏住了气息,但他可以感觉到张起灵有条不紊的、炽热的呼吸。

过了几秒,吴邪才先知后觉地往后退。

“你/他/娘/是故意的吧!”

吴邪的脸有些发烫。

张起灵无辜地看向吴邪,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做的样子。

“…快走!”吴邪小声又含糊地催促张起灵“我可不想又被帖上论坛。”

女孩们的偷笑声却很是清晰。

-end

【瓶邪】甜

*雨村的早安吻
*大概是一个纯情瓶和一个撩人邪
*有ooc,慎入
*817贺文

一夜小雨未停,破烂的屋檐滴滴嗒嗒响。我翻了个身,感受到空气中潮湿、浓郁的草香。

时间不早了,我准备起床,却看到哑爸爸还在身边。平时这个时间他都去晨练了,让我一个人多睡会。

赖床的闷油瓶实数罕见,我就偷偷在他头上摸了两把。不料这丫处于浅睡眠,被我一摸毛就醒了,转过身来直勾勾看着我。

闷油瓶的眼睛很好看,就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,深邃的、纯净的、平静的。我看过他因我情动,见过他为我欣喜,也知道他生过几次闷气。我无意中拨动了他心底的水,让他不再是块石头,变成沾染烟火气的活人。

我们对视良久,在我第三次觉得下一秒闷油瓶就要在床上跪下、从口袋掏出戒指向我表白求婚时,他终于开口。

“吴邪。”

说着闷油瓶凑过来吻我。他从我的眼角吻到眉心,接着是鼻尖,然后是唇珠,最后是嘴角。闷油瓶的动作很轻,像小心踮起的脚尖在羽毛上跳舞。

亲完了他就盯着我,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甜的。”

我被他撩得腿软,耳根子和脸都发烫了。

这十年来,我尝遍了酸甜苦辣,见过人间百态,熬出了满脸风霜。

这隐居田园的三年,算是奔波的前半生的一个结果,一份褪去风尘的养老时光。

有闷油瓶和胖子在,我也特别安心。虽说三个大老爷们没什么细腻的生活情趣,但返璞归真的随便和雨村日子的节奏意外合拍。

闷油瓶情话说得少,但每次都撩得我受不了。

我存心想撩回他,就想了个更撩人的:

“有你就是甜的。”

然后流氓瓶就把我的嘴给亲肿了。

苦尽甘来,我把甜的留到了最后,就是为了和他一起分享。

-end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感谢观看     
       817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