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拾

【瓶邪】甜

*雨村的早安吻
*大概是一个纯情瓶和一个撩人邪
*有ooc,慎入
*817贺文

一夜小雨未停,破烂的屋檐滴滴嗒嗒响。我翻了个身,感受到空气中潮湿、浓郁的草香。

时间不早了,我准备起床,却看到哑爸爸还在身边。平时这个时间他都去晨练了,让我一个人多睡会。

赖床的闷油瓶实数罕见,我就偷偷在他头上摸了两把。不料这丫处于浅睡眠,被我一摸毛就醒了,转过身来直勾勾看着我。

闷油瓶的眼睛很好看,就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,深邃的、纯净的、平静的。我看过他因我情动,见过他为我欣喜,也知道他生过几次闷气。我无意中拨动了他心底的水,让他不再是块石头,变成沾染烟火气的活人。

我们对视良久,在我第三次觉得下一秒闷油瓶就要在床上跪下、从口袋掏出戒指向我表白求婚时,他终于开口。

“吴邪。”

说着闷油瓶凑过来吻我。他从我的眼角吻到眉心,接着是鼻尖,然后是唇珠,最后是嘴角。闷油瓶的动作很轻,像小心踮起的脚尖在羽毛上跳舞。

亲完了他就盯着我,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甜的。”

我被他撩得腿软,耳根子和脸都发烫了。

这十年来,我尝遍了酸甜苦辣,见过人间百态,熬出了满脸风霜。

这隐居田园的三年,算是奔波的前半生的一个结果,一份褪去风尘的养老时光。

有闷油瓶和胖子在,我也特别安心。虽说三个大老爷们没什么细腻的生活情趣,但返璞归真的随便和雨村日子的节奏意外合拍。

闷油瓶情话说得少,但每次都撩得我受不了。

我存心想撩回他,就想了个更撩人的:

“有你就是甜的。”

然后流氓瓶就把我的嘴给亲肿了。

苦尽甘来,我把甜的留到了最后,就是为了和他一起分享。

-end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感谢观看     
       817快乐!